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中国人每年消耗多少袜子,而租机器代加工袜子,一个人可负责多台机器,每台机器每天可以做多少双袜子……”四川的张先生、贵州的刘先生,以及不少怀揣在家挣钱的梦想的人,都信了推广人员的话,花费数万元租来设备,却发现:说的“油爆爆”的致富法,只是看上去很美。

机器不稳定,没有缝纫培训,做出的袜子公司总能挑出毛病拒收,想要做出合格的袜子,对不少身在农村的投资户来说实在太难了。苦恼之余,他们发现,这家成立不到半年的公司,已经在着手注销了。

采访中,公司负责人的话,总是前后自相矛盾。而就在采访后的当天晚上,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这家公司的官网、宣传H5文件都打不开了。

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张先生家的6台机器

花7万多元租6台机器

准备代加工袜子

在福建打拼了30多年,四川广安的张先生回了老家。带孩子的同时,他和妻子也计划着做点挣钱的事。寻寻觅觅中,张先生在9月份前后看到一家名为“成都浪恋袜业”的推广,咨询后他与一个工作人员加了微信。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微信上对方称公司为了“完成外贸订单任务”,因而“招袜子代加工户”,接着对方介绍了“合作”方式,即把机器租赁给加工户,“由公司提供技术和原材料”,“技术老师免费上门安装调试以及指导教学技术”。“感觉有得赚。”张先生心动了。

10月2日,他和妻子在对方邀请下,来到“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在成都市金牛区的办公地址“考察”。张先生说,公司负责人是王某,因为感觉王某“说话给人感觉诚恳”,他准备租赁4台机器,加上公司送的2台,6台机器一共要支付75200元。

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四川广安的张先生与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的返销协议

当天他们就签了合同。合同的“返销协议”里写着,每双成品袜张先生可获得1.2元,另一方面,交付了1万双成品袜后将返还5000元设备租金,累计交付15万双成品袜之后将免除全部租金。合同里同时约定,公司有义务为张先生一方培训技术人员1~2名。那天,他先付了4万元。

到家后,过了大约一周,6台机器送到了。接着,技术师傅也到了。“安装调试了设备,也跟我们讲了怎么用,第三天下午就走了。”张先生也支付了尾款。不过,他印象里,师傅走了两个小时,就有两台机器出了故障。

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推广人员给张先生的推销话语

说得“油爆爆”

袜子加工生意只是看上去很美

之后,张先生才发现当初客服说的“油爆爆”的袜子加工,只是看上去很美。

首先,机器运转起来就很不容易。张先生说,自己的6台机器从安装调试的师傅离开起,就不停地出问题。师傅离开当天两台出现故障后,又过了七八天,“又有一台设备零件烧了,两三天后,另一台也烧了。”张先生只好自付邮费从公司领了配件,又依照安装师傅发来的视频自己装配。直到11月22日,张先生说,自己能用的机器只有2台,其中一台还只能勉强使用。

而想要织出一双袜子也不容易。张先生说,掌握了线的特性之后,两头开口“毛坯”袜子比较好织,最难的便是缝袜尖、袜口。张先生表示,设备调试的时候他是问过师傅怎么缝,“师傅说他也不会,让我找公司要样品揣摩。”张先生想到了合同里约定的“培训”,就联系了公司,“他们说没有,后来给我寄了几双样品袜子,让我照着做。”最后,张先生不得不在当地专门请了一名有过纺织工作经历的人。

袜子织出来了,自费邮寄到成都的公司,想要通过认证,更难。“有时说不够长,有时说袜尖没弄好。”张先生说,自己第一次寄过去了500双,第二次又寄过去200双,对方都没有收,直到第四次他亲自背着2800双袜子来到成都,理论许久后对方才收了1400双。这段袜子代加工的经历里,前后张先生一共织了七八千双袜子,仅有那次被收下。

期间,张先生说,自己也跟对方提过,希望能到总部去学习,或者派技术人员入户指导,又或者到做得好的代工户那里学习,“都说不行。”

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贵州的刘先生与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的返销协议

同样的机器

合同里的标准却不一样

一次,张先生和妻子在公司的时候,看到一个贵州寄过去的袜子包裹,“我们就记下了上面的电话。”一联系才发现,对方和他们的遭遇差不多。

贵州的代工户刘先生,与“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签合同的时间,比张先生早几个月。公司给刘先生开出的条件看起来,没有给张先生的那么优惠。比如,每双成品袜刘先生仅能获得1元钱,交成品袜1万双以后,刘先生得到的返还租金也要少2000元。另外,初始的袜子织线,刘先生还被索要了6000元押金。

刘先生只租了2台机器,各种费用就支付了5万元。织袜子同样困扰着他——尤其是袜尖的缝合,在他家只待了两个小时的安装师傅也没教他。“后来找了公司,也是寄了样品来,自己在家照着学。”想到6000元押金,刘先生不敢多浪费,第一次他做了20双袜子寄回公司,“公司说不行”,接着他又做了20双,“公司挑了几只可以的”,再之后他做了190双,“公司说有170双可以。”

“但是,总感觉自己做得再好,拿去他都能挑出毛病来。”最让刘先生困扰的是,袜子收不收的标准,自己完全掌握不了。

值得注意的是,与该公司签订的返销协议上,刘先生与张先生拿到的产品验收标准并不完全一致,比如张先生拿到的协议里的“缝头标准以甲方提供的袜板弧形相符,缝尾标准如市场所销售的袜子形状相符”,刘先生的协议里就没有。

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

公司成立不到半年

十天前就开始注销了

工商信息显示,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今年5月14日注册成立,经营范围“销售、批发:服装、日用品、针纺织品、机械设备;机械设备租赁、安装服务”,法人代表为曾某,王某系企业监事。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十天前的11月12日,该公司开始了简易注销公告,公告期自11月13日到12月3日。

听闻这家公司开始注销,刘先生心里有点慌,他刚刚才寄过去700多双袜子,他和张先生一样,都是和公司签订的一年的协议。情急之下,他甚至爆了粗口。

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红星新闻记者找到了“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的官网。网站显得比较粗糙,其中称总部地址在浙江诸暨,成都公司是西南分公司。不过,“总部地址”却查无此地。官网下方有两个二维码,一个是王某的个人微信,另一个是企业宣传H5文件——其中称,公司法人代表曾某于1999年创业进入针织行业。

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大厅

公司负责人的话前后矛盾

网站、宣传文件全都打不开了

11月22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来到这家位于金牛区科兴北路19号的公司。公司大门从里面锁住,喊门后一名男子过来开了门。尽管公司是“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大厅里却挂着“四川省浪恋袜业有限公司”的牌子。大厅里除了各种各样的线,便是写着各地地址的包裹,一位工作人员说,有一些是代工户寄来的袜子产品。

虽然前一天张先生才见过王某,王某还是跟记者说他“刚刚出差回来”。公司推广人员的朋友圈里,10月下旬的几天,几乎每天都有人来考察、签约,但当记者问王某公司有多少合作代工户时,他称只有30多个。

对于代工户们反映的无培训,王某解释称“有”,他说的“上门培训”,只是技术人员的上门安装调试。至于缝袜子,他说最难,但却不在培训内,“缝纫工无法培训,是自己在家操作。”而袜子是否合格到底谁说了算?王某称按照合同里的约定。

与王某的交谈里,他始终顾左右言他,常出现前后矛盾的情况。例如,记者查询到,覆盖袜子品类在内的“浪恋”商标目前归一名无锡人士所有——但是,王某称他们公司正在申请这个商标中。之后的采访里说到袜子的销售,王某又说,袜子主要卖给“外贸公司”,也有贴牌,“我们只管生产袜子,卖出去他们怎么做我们就不管了。”

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处于简易注销公告中

而关于官网上的浙江诸暨总部,王某称,是一个机械厂,他们的设备便来自于那里。记者提到总部地址有误,他称是没及时更新新的地址,并重新找出一个地址,不过却是浙江省诸暨市一家针织厂,主要加工自销针纺织品和纺织原料。但“总部”,王某说,也不是总部,与他们只是合作关系。

至于法人代表曾某,王某称他不在公司。曾某是谁?为什么企业宣传中提到的创业名人,网络上没有一点痕迹?王某又称,曾某现在才三十岁不到,“是他的父亲曾经创业,之后把企业法人代表转给他。”不过接下去的采访中,他又说,曾某是给“厂家”打工的。对于宣传材料里的说法,他说是企业形象需要。

公司为什么要选择简易注销?王某的回答令人费解。他称:“要保证货源量,不超出预计的销售量,不再招商了。”

有意思的是,采访结束后,11月22日晚间,红星新闻记者再度试图打开“成都浪恋袜业有限公司”的官网时,页面显示“您访问的域名已被网站管理员关闭”;同时,公司的宣传H5文件也打不开了。

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网络上今年6月时有人咨询“四川成都浪恋袜业代加工是真的吗”

■专家看法:

这种“生意”风险太大 非正常商业逻辑

红星新闻记者也注意到,网络上今年6月时有人咨询“四川成都浪恋袜业代加工是真的吗”,下面一位“马未鸣”网友在回答中提到:袜子这类产品是产量越大成本越低,真正有优势的是正规的工厂,而不是家庭小作坊;另一方面,如何保证对方一定就会回购你生产出来的袜子?“大多数代加工,最后都是以达不到质量标准为理由。”在这位网友看来,“所有的环节你都是处于被动地位,机器是对方卖给你的,机器坏了也要对方维修,袜子能不能卖出去也不是你说了算”,这样的项目,风险太大。

对于这位网友的判断,营销专家高臻臻也深表赞同。他就关注过“租赁机器代加工袜子”的项目,高臻臻表示,如果加工袜子能挣钱,工厂、机构早就自己去赚了,何必外包出来,还让小作坊做呢?他认为,“租赁机器代加工袜子”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商业逻辑,“正常的商业逻辑是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而小作坊代加工袜子则刚好相反。

网上租赁机器加工袜子(代加工项目招商)

简易注销公告,全体投资人承诺书

■律师声音:

企业简易注销 则由全体投资人负责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张柄尧律师告诉记者,企业一旦经过注销程序,意味着其民事主体身份丧失了。不过,他表示,企业简易注销的前提条件,是投资人需要签署《全体投资人承诺书》,根据工商部门提供的承诺书格式版本,其中承诺的第一句是,“本企业申请注销登记前未发生债权债务/已将债权债务清算完结,不存在未结清清算费用、职工工资、社会保险费用、法定补偿金和未交清的应缴纳税款及其他未了结事务,清算工作已全面完结”,最后一句是“本企业全体投资人对以上承诺的真实性负责,如果违法失信,则由全体投资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和责任,并自愿接受相关行政执法部门的约束和惩戒”。

因此,对于存在对外负债的公司来说,若进行简易注销,相当于全体投资人承诺对企业的债务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另外,在简易注销的情况下,往往存在没有履行清算义务或清算存在瑕疵,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条第二款之规定:公司未经依法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股东或者第三人在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时承诺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因此,在公司简易注销未清算,并且作出承诺的情况下,全体投资人对公司债务应依法承担清偿责任。因此,在公司被注销情况下,可以以投资人作为被告提起诉讼,要求投资人承担责任。”

四川及第律师事务所律师邢连超表示,这种所谓的“代加工”模式,在当下大工厂规模生产的背景下,没有什么优势,其主要目的是否真的是生产销售袜子,是存疑的。他认为,考虑到这家公司在代加工户们的合同远未完成之际就着手注销公司,“如果涉及人多、金额大的话,则涉嫌诈骗。”他表示,大量收集钱财然后注销公司,一般和诈骗有关,他也建议“代加工户”们,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进行侦查。

张先生和刘先生也都表示,希望能找到更多的代工户,一起维权。

本文来自用户:Mr麦哥,不代表小新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oxinys.cn/85705.html

(0)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网友投稿,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到2533378009@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