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先生剧情深度解析(树先生剧情解析)

今天和大家聊聊《Hello,树先生》,这部电影应该都看过吧,并且网上最火的一条评论就是人人都是树先生。

首先啊,我先纠正一下,咱别矫情,树哥的痛苦我们没有,最多也就经历一二。其次呢,就是近几年各大博主们都做过这部电影。我今天也来聊聊,可能会与别的博主说的不一样啊,但这都不妨碍我们爱这部电影,以及有很多谜团咱得说通啊。

影片刚开始,导演贾樟柯就交代了整部电影的大背景,就是村子拆迁了,各家各户都要搬进太阳新城,你看贾樟柯给新房起的名字都比较有寓意太阳新城。而主人公树哥就在修车铺打下手,平时对待工作呢也是敷衍了事,老板说他干活墨迹,但树全当没听见,自顾自地走在街头溜达,黑车司机三棱见到他还要尊称一声树哥,甚至还打趣到镇上瑞阳矿业开业必须得请他去剪彩。每个人都能听出来这是对树哥的调侃。这时呢,村里的孩子在马路上打架,爱管闲事的树哥上前制止,但孩子们根本不买账。等回到家后,树看到母亲又在给父亲和大哥烧纸,还听说村里的二猪办厂占着自家的地,让他去找二猪说说。当晚树哥就出现了幻觉,看到他爸正在烧他哥的尸体。原来树哥大哥在年轻的时候犯了流氓罪,他爸大怒之下失手勒死了他哥。这件事儿呢,就成了树哥的心理阴影。这天呢,树哥干活不小心弄伤了眼睛,在城里打工的三弟来医院看他,话都没说两句,扔下1000块钱就走了。原来自己的亲弟弟都看不起自己,就这铺老板呢,也趁这个机会开除了他。此时小护士过来给树哥蒙纱布,但树哥却耍起了流氓,抓住小姑娘的手就不放了。树哥出院后找到小庄喝酒,每次看到小庄。树哥都能想起自己的大哥,大哥死的时候跟小庄年纪差不多,所以两人也就成了知心好友。失业后的树哥遇到了好友高朋,树哥也展现了他的标志性动作,高朋婚期将至,非要拉着树哥去喝酒,酒桌上众人一口一个树哥,但其实呢,打心眼儿里是瞧不起他,就像逗傻子一样。这时呢,树哥说想找个活儿,二猪接过了话茬呢,厂不就在你家对面儿吗?啊,你在家也是睡,你上我那也是睡,你这么地吧,明天你就打铺盖卷儿上我那儿去得了,正好树哥也给咱看个场子啊,那多霸道啊,哈哈,我看村里谁不给咱面子啊,这些奉承话怎么听都不对劲儿,树哥也尴尬地低下了头。此时呢,外面传来撞车的声音,原来是小庄撞上了二猪的皇冠车。嚣张惯了,二猪直接开口要了3000,树哥赶紧上前打了圆场,这没啥问题,您擦擦就完事儿了啊,没啥呢。好哥们儿,什么事儿赶紧拿起,酒桌上叫你哥那是调侃你,可真遇到事儿了,就没人把你当回事儿了。此时在一堆熟人中,树哥好像根本不存在,他钻进了三棱的面包车里,第一次遇见了小梅。小梅很漂亮,但却是个聋哑人,树哥对她一见倾心,于是便找高鹏帮忙撮合相亲,可第一次见面,小梅就把嫌弃写在了脸上,树哥只能尬聊了几句,就灰溜溜的走了。高朋的婚礼如期而至。树哥过来帮忙打下手,遇到了自己的发小怡贫,此时的怡贫呢,已经改名成怡新。怡新在省城开了一个补习学校,二人谈话中尽显生疏。这时呢,高鹏的接亲车队开了过来,众人起哄,让树哥致辞,其实这还是想要树哥出洋相逗乐子。盯着众人推搡中,树哥踩到了二猪新买的皮鞋,二猪突然变脸,用力推了树哥一下,桌上树哥有事求怡新,吭哧了半天才说话,原来呢,自己想上他那里找工作,但怡新却面露难色,直言不讳地去问,你去我那儿能干啥呀?树哥此时心里也明白,他们早已不是一路人了。趁着酒劲儿,树哥壮起了胆子找到二猪,说起占地的事儿,可这一说,出事了,这是怎么了?

我跟你说话呢?哎哎,跟你说话听不见诶。赶紧给我认错,赶紧认错,赶紧说话给我认错啦,二猪非要让苏哥当场跪下给她认错,众人好不容易把二人拉开,但二猪还是不依不饶,而树哥妥协了,兄弟,嗯,刚才外面人多,然后跪下了,不难发现树的自尊心很强,他希望别人看得起他,但他却什么也没有啊,爹没了,哥没了,村里人笑话他,连孩子都拿他当个傻子,但我想问大家一句,树哥傻吗?他不傻,他是无能无力呀,反正我也惹不起你们,想欺负我就欺负我吧。但是这一跪让树哥彻底没了尊严,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被二猪踩断了,喝醉了,树哥紧攥着怡新的手说了一句活着没意思,便直接睡了过去,至此电影结束。有人说,哎,你说啥呢?这连一半都没演完呢。哎,大家别急,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从现在这一秒开始,下面发生的事儿全都是树哥的梦,接下来我会把细节一一讲到,来佐证这一观点。

睡梦中的第一个镜头便是众人在雪地里闹新娘,刚才和二猪闹成那样了,怎么可能还玩儿到一块儿去呢?而导演也埋下了一个伏笔。而二人第一次见面,树哥教的确实这不是电影穿帮,而是有意之为,树哥在潜意识中已经把怡新当成了在省城开学校的陈怡新,他心里也明白,小时候一起玩的怡贫早已经不在了,在梦里树哥坐车来到长春,想让陈怡新帮忙安排个工作。与之前面露难色相比,陈怡新却爽快地答应了,给他安排个打扫卫生的活儿,树哥没事儿就喜欢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写。这是他对知识的渴望,在梦中他也看到了早已去世的父亲,而他与小梅的爱情故事也变得更加不可思议,甚至给小梅做起的情诗,小诗写的也是非常有意境。而现实中,极不情愿的小梅却突然变得主动热情起来,同意与树哥约会。当树哥把手搭在小梅的肩膀上,小梅也是一副甜蜜的样子,两人甚至谈好了结婚的事情。高鹏机会用的是奔驰呢,他必须也得整个皇冠坐坐儿。等到结婚的前一天,看到弟弟开过来一辆帕萨特,树哥借着酒劲发起了牢骚,两兄弟大打出手,火盆直接把礼棚烧了个精光。恍惚中,树哥又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他蹲在吊死大哥的柳树上,看到了过来参加他婚礼的大哥和嫂子。此时大哥的脖子上是有一条勒痕的。树哥一直把大哥当成自己的依靠,所以他会在梦中幻想大哥来参加自己的婚礼,而树哥是被朋友们拉着举行婚礼的。在这里,导演又安排一处细节暗示,这就是树的一场梦。与高峰结婚时胸前带图案的绸缎相比,此时树哥的胸前却变成了两条光秃秃的棉布。因为自从高朋结婚后,树哥一直幻想着自己也能有一场婚礼,并且新娘是小梅。于是在梦里,婚车、婚礼,这些都是能记住的,但是对于绸缎上图案这种细节,树哥没记住也不懂,所以他的印象是模糊的,树哥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把小梅娶回了家,而她在婚礼上再次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到了。上述又看到父亲勒死大哥的场景,婚后的树哥变得神神叨叨起来。这天他忽然听到一阵救护车声,树哥连忙跑了出去,对三棱说,小庄出事了。正如树哥所料,刚刚发生了一起矿难事故,小庄正是遇难者之一。那树为什么要梦到小庄死了呢?其实啊,前面说过,树哥一直觉得小庄就像自己大哥一样,而且还在吃饭的时候被矿上的爆炸声吓了一跳,再加上现实中大哥死了,所以在梦里小庄死于矿难是有现实依据的。随后,树哥又找到二猪,悄悄对他讲了这么一句话,这天又出事了,一定要收你,你这是身上跟着东西呢。又来到村委会,告诉大家21号停水,他说,这是老君爷告诉我的,大家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结果到了21号那天,村里真的停水。小梅再也受不了树哥整天神神叨叨,于是一气之下收拾东西回了娘家。而村里的搬迁工作也进入了尾声,家家户户都住进了太阳新城,在那个母亲也早已经搬走了,根本没有管树的死活。

由于上一次停水的事情让树哥一算成名,这也折服了二猪。二猪呢,最近点子有点背,想找树哥给他避避邪,“何仙姑的心花呗,咱家了一遍吧,兄弟啊,我让他给你磕头”。现实中,二猪让树哥跪下道歉,在梦里树哥以同样的方式让二猪跪下磕头。下面呢,我就来解析为什么树哥要梦到村子里面停水,为什么看到二猪身后有不干净的东西。首先呢,我觉得这是树哥在潜意识里能赋予自己最大的能力了。当时那个年代接受到的文化水平都十分有限,于是对于这些算命迷信的事情,村里的人都是格外的痴迷。现实中的树哥在村里没人看得起他,所以在梦里他就让自己掌握了算命的能力,算到了村子里21号停水,他想让村里的人全都尊重他,看得起他,而对于侮辱自己的二猪,他也要用同样的方式拿回尊严。而接下来的剧情,树哥的梦做得更大了,三棱曾打趣瑞阳矿业开业必须找树哥剪彩,结果在梦里果真找到了他,让他算一个开业的良辰吉日,13月18日8点开业,哪有什么13月呀。可没有人觉得树哥说错了,所以这一切都是树哥的梦,包括后来大家看到树哥参加剪彩仪式,与煤矿老板商量改造地球,这全都是树哥的梦,现实中得不到,只能靠臆想来获取了,而接下来就到了本片中最难懂的情节,长达一分钟的红色镜头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认为啊,这是树哥从做梦到沉迷梦中世界的过度。红色镜头之前,树哥在做梦,红色镜头之后,树哥沉迷梦中,并且越来越离谱,全村的人都奔向了太阳新城,而树只能摸到那颗吊死大哥的柳树,因为这棵树是树哥的精神寄托,于是树哥在梦中再也醒不来了。镜头一转,小梅又回来了,不仅怀了树哥的孩子,还开口说了话,问树哥在干什么,可此时的树哥却再也叫不醒了,他只活在了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如果这个世界不让我快乐,那我就创造一个让我快乐的世界,着手不停在抓着什么东西,而只有他知道,他抓的正是小梅。他答应小梅的新房子就在不远处。树哥,再也不可能住进去了,至此影片才真正结束。

说实话,当真正看懂这部电影的时候,感觉真的挺压抑的,因为数个睡梦前的一些经历啊,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一二,谁没穷过呀,谁都有穷的时候,既然穷,被人看不起,你就得认,包括影片里的二猪,现实中像这种人还存在着。要记住,无论多么伟大的导演,他的作品永远来自于生活,而贾樟柯的现实也正来自于生活。

关注公众号:zhantianss(长按复制)

本文来自作者:博文微金融,不代表小新网立场!

转载请注明:https://www.xiaoxinys.cn/277318.html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