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大川怎么弄小程序,添加附近小程序方法

今年3月底的一天,邱大川接到在浙江打工的母亲的电话,那边传来焦急的声音:“我想找个药店,你帮我找一下。”根据母亲简单的描述,隔着一千多公里,邱大川一边确认母亲的位置,一边寻找附近的药店,并指导母亲到店里。其实,当时药店离母亲直线距离也就200米左右。

此后,在老家四川南充伏虎镇开建材店的邱大川,决定开发一款不识字的老人也能轻松使用的认路小程序。不久,一个力求操作简单便捷、兼具语音播报功能、名为“附近搜搜”的小程序上线。邱大川把自学编程开发小程序的经历发在社交平台上后,引发很多网友的关注和支持。

邱大川怎么弄小程序,添加附近小程序方法

邱大川开发的“附近搜搜”小程序 “微信派”提供

邱大川怎么弄小程序,添加附近小程序方法

“附近搜搜”小程序页面 截图

生活在小镇,邱大川看到过很多和母亲一样的老年人,玩不转智能手机,看不懂各类App。他现在常常思考,该如何让这些现代科技更加适老化,减少代际差异和信息鸿沟?

邱大川的口述

相隔一千多公里,帮不识字的母亲找药店

今年3月底,我在四川南充老家接到远在浙江打工的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焦急地说:“我想找个药店,你帮我找一下。”

她和我父亲一起住在工地,比较偏远,她不识字,看不懂路牌,不会用导航,她想问路人,又找不到,无奈之下只能求助千里之外的我。

通话中,我指导她根据图标一步步点击,让她先把定位发送给我,然后我发现在她直线距离200米左右的地方就有一家药店。

“你看看周围有一个建筑物吗?”“往前直走。”我拿着手机,根据母亲的描述,费力地在脑海中构建出她所在的位置,指导母亲找到药店。

挂断电话,我意识到现代科技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却往往难以惠及像母亲这样的老年人。

一个念头在心里酝酿,我要做一个不识字的人也能使用的认路小程序。这个小程序,能让人找到附近的地点,最重要的是要足够简单。这是我最初的想法。所以,在设计小程序功能时,我加入多个老年人常去的地点,比如药店、五金店等,还特意添加了语音功能,当使用者点击文字时,可以自动语音播报。选定场所后,会弹出店铺地址,并按照远近由小到大排列,旁边还有电话,可直接打给店家。如果是年轻人使用小程序,可以通过搜索框进行搜索。

我给这个小程序取名“附近搜搜”。写程序时,我想得更多的是用哪些方法、哪些技术能实现这个小程序,至于它被写出来后,如何推广,有多少人使用,会产生多少价值,说实话,我没怎么考虑过。

我记得第一个使用这个小程序的是一位学生家长,当时他在班级群里发消息问:哪位家长知道北环路附近有打字复印店吗?这其实是生活中很常见的需求,我直接把这个小程序发给他,帮助他顺利找到了复印店。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豆瓣上发现一个适老化改造促进会小组。我把自学编程开发小程序的经历写在小组里。令我惊讶的是,很快就有几百条评论,还有不少转发和收藏,组长特意把帖子加精,还引来了媒体关注。

其实,我没想到会有那么多关注。从技术层面,这个小程序对很多程序员来说是很简单的,但网友们普遍认为,这个小程序很棒,要分享给他们的父母。

“野生程序员”

我也不断地对小程序进行升级。8月,我在小程序中加入核酸检测点的查询功能,可快速查询区县以上能做核酸检测的医院。这个功能一上线,引来很多人使用。

原本我做这个小程序是比较随意的,也不在乎是否有人使用。做好了之后,没想到大家那么关注,网友的评论也在无形中激励着我。后来我觉得,哪怕只有一个人使用,我都希望下一次他再使用时,会发现这个小程序变得更好用。

高二那年,我辍学去北京打工。做过保安、洗碗工、传单员,后来还做过网站编辑。结束“北漂”后,我在老家镇上开了一家建材店。

店里都是较可靠的品牌。为了帮镇上的居民识别商标,我还开发过一个小程序,用这个程序扫描商标,就可以识别品牌,避免买到山寨商品。

邱大川怎么弄小程序,添加附近小程序方法

“附近搜搜”小程序内识别商标的页面(截图)

最初学写程序,是因为开建材店后比较清闲,买了一本书自学,慢慢地掌握了编写方法,就开始尝试做小程序。它技术含量低,不需要学安卓、IOS两套语言,写一套代码,程序就可以跑起来。

学编程,对我的思维方式有很大的影响。写程序最难的是调试,没人能确保程序一定没有BUG。我需要细致地思考程序运行的每一个点。其实写程序和人生一样,没什么捷径,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才能走好。我希望两个孩子以后也能学编程,对他们是很有帮助的。

媒体报道后,有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我上了微博热搜,我打开微博,发现确实在热搜榜第22名。到店后,我泡了一碗方便面,一边浏览网友的评论,回答他们的问题,一边唆着泡面,内心充满成就感和满足感。

经过媒体报道后,有网友称我是“野生程序员”,这个称呼很有趣,全国卖建材的人当中我写程序写得好,全国写程序的人当中我卖建材卖得好。

不识字的母亲

母亲今年57岁。我初二那年,父亲患病,家里没了经济来源,母亲就去打工了。她不识字,但生性好强,很多事情,她都要求自己比别人做得更快更好。

有一段时间,母亲在县城饭店找了个打扫卫生的活儿。和她一起去的另一个人识字,可以记菜单,把菜名报到后厨。不识字的母亲因此受到很大伤害,不久后,就主动辞职了。

她也很难操控家里的电视机。对她来说,网络电视的两个机顶盒切换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如果是网络电视,她找自己想看的节目都很困难,操作遥控器时不时跳出二维码,要求支付会员,她就会手足无措,不知按哪里。

因为不识字,母亲做的几份工作都是做饭、照顾老人小孩之类的事情。这也导致母亲年龄大了之后,不再想去做体现身份差距和文化差距的工作。有一次,她说宁愿进厂,再苦再累她都愿意。

这些年,智能手机和网络的普及,让母亲更加介意自己不识字。她在工厂干活时,微信群里一般都是发文字,母亲只能转发给我,我再帮她念出来。偶尔我不小心给她发了文字消息,母亲会直接骂我,“明知道我不识字,还给我发文字?”

没文化、不识字是母亲心里挥之不去的阴霾。我姥爷重男轻女,家里四个女孩,一个男孩。女孩都只上了一二年级便辍学回家,割草喂牛种地。母亲常说,她这辈子最吃亏的就是没文化。

乡镇里的老年人

这些年,伏虎镇发生很大的变化。老房子逐渐消失,现在多是钢筋水泥筑起的,马路也越来越宽。但同时,镇上的年轻人越来越少,留下来的更多是老年人。

我在镇上开店,经常有老人过来问路,“水电费在哪里交”“充话费去哪里”,还有一些老年人拿着智能手机不会用。之前有位老人说微信打不开,我打开他的手机发现是内存满了。不识字的老年人还经常误点广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下载一些垃圾软件。

有一次我发现,我的一位客户接电话前要看15秒广告。我很惊讶,惊讶之后是愤怒,做这种垃圾软件的人就是利用技术来坑这些数字弱势群体。

技术应该服务于人,而非桎梏于人。不管是手机软件,还是日常用品、家居建材,都应该做到适老化,让老年人大胆拥抱现代科技,享受信息时代带来的便利,而不是将他们拒之门外。

也有人利用所谓的“科技”欺骗老人,还有人利用算法,把一些虚假的“养生类的内容”推给老人。

接下来,我想为老年人群体开发一个论坛,他们可以获取喜闻乐见的信息,视频内容要经过审核,排除掉误导性和坑蒙拐骗的信息。在论坛上,我也想展现一些年轻人的想法,让老年人通过这个论坛了解年轻人的思维,尽量减少代际差异和信息鸿沟。

本文来自作者:科技无忧,不代表小新网立场,更多干货关注公众号:zhantianss(长按复制)

转载请注明:https://www.xiaoxinys.cn/190961.html

(0)

相关推荐